病态啊希

主肝方舟&第五,一名猎奇思维人士

我是一个李白玩家找韩跳跳一起玩嗝
快来加我

【银博刀【只是我还放不开(正剧向/微悬疑/角色死亡/强强/虐银/虐舟浮梅)

虐银灰一家,虐舟浮梅

强大精英银x无敌聪明博但不知怎么坐车买东西叠被子等等,

指挥位的互相谋略,带多对cp

(σ′▽‵)′▽‵)σ今天10月14葡萄酒情人节,给你们双狼星陈舟浮梅三对同框,想来一次主cp薄剧本的。下一篇让银博和另外某对神秘cp过情人节√

six

直升机平稳地隐于黎明,凯尔希已经清醒了五个小时,她的眼底已经完全记住了偷袭者的相貌特征,机型的结构,以及判断的已过路径,接下来对她来说,冷静而镇定地等待对方首先发言,是解析本次行动动机的最佳切入口。

在前两个小时,一个凭凯尔希丰富的行医经验准确判定为感染者的蛇鳞少年收回了异于常物的狙击枪,面瘫一样的脸色打量了一眼凯尔希身上的导电绑链便回前座了,就好像在按时等什么东西。不一会儿有人醒来了,是一个白亮短发的可爱男孩,隔着座背能看到他天真的眼神舒服得惬意,就好像直升机上的人都准备去度假旅游一样。他的眼睛自然呼吸着,正和蛇鳞孩子说着话,下一次睁眼便移上了凯尔希的目光。异类得连凯尔希都忍住了自己下意识的避开对视,那个男孩温和地轻轻笑了,说道:“睡了没?凯尔希医生。”

“刚刚好。”凯尔希随意答道。

“我知道除了华法琳外,你也是罗德岛的核心医疗干员之一。但不知道,你和嘉维尔玩得好吗?”

男孩温馨的笑脸不自知地说着嘲讽而威胁的话语,他坐在副驾驶上前后摇曳着小腿,随手一掷模糊东西落地声响清脆,凯尔希看清楚,那是嘉维尔的医疗部ID卡,如同私人身份证一样,能进入到自己也能进入的罗德岛腹地。果然那些阿达克里斯的一根筋暗地里一直都在各种各样想把嘉维尔抹除于族,这次正好卖到整合运动嘴里来了。

远隔嗡嗡作响的直升机对立方向千里外,指挥官戴上通讯头盔,声音清晰传开:“队长由阿米娅担任。翎羽去震撼装置处开道。中期都听好我的指挥再放技能。”

行动开始,德克萨斯在下路先开始蓄能,上路的翎羽很快已经杀满了十个源石虫,行动作战舱里的干员在观战着,等待出战指令。讯息刷新道:“白金去翎羽那截空。炎熔和芙蓉准备。”

“啊!谁跟她一起准备。”炎熔哼了一声,芙蓉的笑面依旧不动。拉普兰德一直撑着脑袋在盯着德克萨斯低笑,甚至德克萨斯在出刀的时候还皱着眉瞥了她一眼,收回的眼神放在面前的护甲小队面前就好像在砍拉普兰德一样的感觉。

“拉普兰德,去帮忙。芙蓉,开技能。”战斗的武器碰撞声此起彼伏,同时有一道暗文下令。

“可以。”暗处应了密令,比毫不犹豫就往下跳到德克萨斯背后的拉普兰德要从容得多。背后一阵狂笑袭来时德克萨斯的耳朵本能动了一下,她头也没回,只是挥刀更加凶猛地抹杀前方汹涌的来者,而拉普兰德只是痞痞地随手刮一个刀气过去,吊儿郎当说:“哎呀,博士还没说开技能的,你怎么这么疯狂,德克萨斯。”边甩着刀气边轻轻贴近那细嫩的后颈说话道,“你杀戮的本性需要我帮忙掩藏嘛?~我可爱的德克萨斯。”

“闭嘴”德克萨斯转身一个猛刀,两人近距离面对面目光如炬,她对着拉普兰德的脑袋当面戳穿了漏跑过来的一匹感染狼,鲜血正面喷洒在毫不动摇的拉普兰德狂笑的脸上,尸体被收回插刀的借力丢出战场。拉普兰德兴奋起来了,开始妄为地用吊诡的打法破灭起越加汹涌的敌人,无数残酷的玩笑从她的嘴里大方嘲笑无法越过她的人群,拉普兰德大声喜悦道“试着抵抗我吧!”生生盖过了敌人们痛苦的尖叫,肆无忌惮。

此去几百里,栋栋拔地而起的大厦楼顶,两个身影一齐率先突追着前方,不断跨越半空。

“老陈,你来我后面。”低沉的声音气息平稳地说道,仿佛她们的高速移动只是一场散步。

“不要轻敌。我出刀比你快,我开路能保证两个人来得及锁敌。”被叮嘱的女人头也不回地皱眉说道,身姿飒爽。“懈怠得连这点默契都没有了吗?星熊。”

“记住我们只要拦截绑架者完成救援就立即返回。我总觉得,不只是我们俩有秘密行动而已。”水纹一样的碧绿长发飘扬利落,星熊仍还是不吭声地加速了一把跑在了陈的前面。在外人看来,她单臂所负的巨型铁盾在移动中像个布料一样被她带得完无拖泥带水之感,实在让人敬畏。

“雷达检测到指定对象了。”陈扎起袖子的手臂上通讯器变了符号,“对方也有排查仪,我先去。”

“不行。听我说。”星熊握住陈的手腕,惯性使她往星熊怀里一退,“这架直升机非常简洁,两座一仓,大致就像正方体那样紧,凯尔希的体温反映出她坐在地上并被束缚,近得完全可以靠着驾驶座背部的仓,罗德岛说他们还有个来头不小的狙击手,没有大气层的削弱,近距离攻击简直是致命。用我们商量的备用计划。”

“你觉得为什么请我们两个近程位的人来。”陈面不改色俨然说道,“并且都是短战内不带法攻的。”

“我们现作为特别人员协助罗德岛行动,并为现场提供战术指挥支援。仅此而已。”星熊知性的大脑运作道,“不要多话。现在完成任务。我掩护你找机会敲晕他截人。”说到一半陈的手已被放开,星熊的长发从她肩侧掠过,只留下随和“想伤害我的朋友,先问问这面盾答不答应”一句与豪放的背影给陈严苛的目光。连蹬越过三栋高塔后,两人一齐跳下了扑面而来的厉风。

“翎羽撤退,杜宾接位,肃清杂兵。”演习这边,战场的上路没有下路狼嚎那么吵闹,杜宾降临到位,对面攻来的剑盾小兵早听闻此人威名,对视那一刻神色如临大敌。但是,敌方军舰深处蒙头盖脸的神秘人物忍不住满脸鄙夷起来,就像寻常人被逗笑一样。罗德岛是在带小孩子过家家吗?看来那位指挥官已经人废了,他们的作战干员名单被查在我手里也跟没用一样。平常抵抗好好走过来的敌人也要这么久?见到我以后,就给你开阔开阔视野。不苟言笑地心想着,一名下属送来饮品,这个人拿来慢慢品尝着,红眸底如戮人心脏。

直升机已经隐形进入低空,大街上稀疏的普通人完全发觉不到不对劲。凯尔希医生一如既往地面瘫,对梅菲斯特的玩笑没有感觉。一旁的浮士德凭蛇类的直觉感受到四周温度微微有一些不对,但因为对眼前凯尔希的技能没有了解,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梅菲斯特的方向,枪膛静待。梅菲斯特随意说道:“我也是个医疗,看得出同为医疗的你们的法术波动。我相信屁股后面的罗德岛的行动组A4要来救你你是来不及治全他们的。所以乖乖跟我说话吧?毕竟你们外出支援的战地医生还回不来呢~”

“你想干什么。”凯尔希冷冰冰道。

“你是发布矿石病规划性控制理论的那个人,我想请你来我部队论证一下。抛开立场,作为医疗个人来说,稀罕的实验对象不是每天都有机会考究的。是不是。”梅菲斯特温和地说道。

“看来是个你很重要的人病重了。”凯尔希道,“我的诊疗工具都在罗德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死心吧。”

“这个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你是偏执类的医生吗?一定要用自己常用的手术刀,哈哈哈哈。”梅菲斯特毫不在意,“你大概不太清楚自己的状况。我不需要你来开刀,我只需借你大脑一用。”

“什…”凯尔希一念闪过,顿悟了眼前小男孩温柔笑脸的意思,只见浮士德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薄层芯片,塞进头也不回的梅菲斯特手掌里,梅菲斯特确认一遍从脖子到手脚全都固定住的晶体管结构,这是完全隔离法术攻击的装置,然后他毫不犹豫将芯片直接安在凯尔希太阳穴上,那个读取器立即自启,发出智能频道,凯尔希顿时感觉有一把巨刃切开自己的大脑一样,超出疼痛的剧烈遍布了她整个神识。浮士德和梅菲斯特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不见血的残忍持续进行,浮士德漠然问道:“如果她死了,上头原先对她有别的安排怎么办。”梅菲斯特摸了摸他脸上的蛇鳞,像个被宠爱的孩子答道:“她死了外界就只有我知道矿石病的有效控制途径了,上面那几个臭虫不也该自觉当我的狗吗?” 驾驶座的手下报告道:“已传到总机百分之三十七,里面还含有罗德岛非常多的干员身体情况及不少个人隐私。” 梅菲斯特听见忍不住笑了,搂着浮士德随口道:“深海猎人拿出这个东西的人真是聪明呢,我就喜欢这么聪明的家伙。” 芯片的底部刻着一行制造者的名字,在不断电花火石下只能看到一个“鲨”字。“罗德岛究竟哪来的自信以为全世界都是他朋友了,天天专门来跟我们作对,真是莫名其妙。喜欢这样的死法吗?”梅菲斯特哼着歌,不远不近欣赏着电花间的神情,与此同时,在演习战斗红方的神秘人物也如此心想着,她起了身,站在渐渐打开的战舰边缘俯视着仍在僵持的战场,盘算好逛一逛的巡回路线,便如同恶魔般降临落地。

罗德岛作战舱的总指挥台大屏幕上立即划出一道新扫描报告:弑君者,能穿越当路阻挡之人。在座的所有人一时全部噤声了,各种目光聚焦在指挥官缄默的背影上。战场的激烈对峙中,弑君者先冷冷站在原地,态度松垮得像是明显的挑衅。看着眼前一个个渣滓被自己的军队重重包围,她开始大步流星地走来,上路不远处就看到了杜宾,弑君者冷冷道:“见面不久,又退步了呢。”杜宾二话不说一个鞭子甩去,弑君者毫发无损地借力接近到她面前,顺手一个肘击,杜宾来不及防御,血哗哗往下掉,与此同时地方大部分空中单位正在陆续进攻上路,使得远程位干员都优先防空,无从照应杜宾的攻击。弑君者红色的眸子提不起半点兴趣,眼见下一个致命攻击正要落下,杜宾收回的鞭子向前一爆,却不见了人影。身后攻击盲区传来不紧不慢的脚步,眼前又是大波术师前来轰炸,杜宾可恨地啐了下嘴。芙蓉按指令开了大招,术师的法术暴击散遍起硝烟堵塞,弑君者站在罗德岛蓝色正方体方框型的战舰入口面前,鄙夷地朝里面深处指挥位上的人摆了摆手,然后继续往下路走去,背后传来杜宾倒下的声音,这自然在她要对仇人数个歼灭的计划之中,她不像别的入侵者一样还浪费时间嘲笑多话一波,只是置若罔闻地往下路对上了另一个看不惯的家伙,那人倒在注意到之前先攻击到她了,这更引起了弑君者的抹除欲,几把暗捅之后,拉普兰德捕捉到了一丝红色的身影,一瞬变了个人一样竖起了警告性的双耳,神情突然变得非常狰狞,甚至满嘴的獠牙尽现吞噬了人样,她的大招一瞬爆发了,冰霜一样的锋芒凝在刀尖狂热挥砍,而在甩刃锁清楚是弑君者之后,拉普兰德就像人格分裂一样回过神来,疯疯癫癫又爬上她的狗样,哈哈摇了摇头笑道:“我以为谁呢?”边说边拍拍肩一样自然而然地把锋刃往弑君者脸上戳戮,“你们就是敌人?那就拜托你们进攻用点力了,别让我太无聊!”德克萨斯按指令开技能眩晕住跟前重装和身后非常强的威慑力量,继续默不作声地穿砍着血肉,就像无意识地偏执于杀人一样。攒够了夜莺上场。拉普兰德几个连刀猛攻下去,最后一笔要穿过弑君者的脑袋,被已经恢复清醒的红眸女人空手截住,然后另只手一把穿过了拉普兰德的肚子,鲜血飞溅在德克萨斯无动于衷的背上。

虽然她伫立在自己身前,但拉普兰德以及谁都知道,德克萨斯不是来保护自己的,反而德克萨斯背后的自己,才是真正的掩护她的人。

弑君者不需要穿越一个被撤销的干员,所以她顺畅地走到德克萨斯一向穿戴整齐的身后,瞬移来到她面前,德克萨斯当即开大,然后毫不犹豫挥刀发起高额攻击。在作战舱里负伤惨重的孤狼摆手拒绝了别人的帮助,盘着左腿坐角落里自己咬绷带包扎。笑不可遏。

直升机准备在高楼平台降落的时候,是浮士德现在最警惕的时刻,他在先跃落地面暗处偷狙和留在机内潜狙两种方案之间选了后者,实在被偷袭,他可以靠近距离狙击时附带的的威猛火力保护梅菲斯特安全撤离。梅菲斯特仍在寒暄不停,同他絮絮叨叨的话他没听进去一句。

“长官!四周发现生命迹象,是否取消空降。”驾驶员突然报告道,但是还没有听到答复,一把刀剑飞穿了眼前破碎的玻璃和脑袋,浮士德立即坐上尸骨未寒的驾驶员座上揽住副驾驶梅菲斯特全部塞向身后的凯尔希,小刀扎死自动驾驶的按键后潜身如蓄意谋猎的蛇一样盘踞在梅菲斯特视野前。梅菲斯特瞪大了眼睛:“哪个找死的臭虫!…” “嘘。”浮士德将梅菲斯特的头紧埋在胸前,异于常物的长枪架在自己稳固的肩膀,双手在事发一秒内便已熟练地锁定面前唯一的进出口。这一切稳妥安排都只发生在一瞬。然而也是这一瞬,高速旋转迫降的直升机正跟前出现了一抹威压的高大身影,极速的反应力中浮士德没有犯下那本能的却是仅一步的致命错误开枪,而是锁定了空无一物的唯一出入口门舱一击爆震,星熊的瞳孔刹那缩小了一圈,侵袭在门舱的陈不管腰际的剧痛径直上前一柄把浮士德敲晕,星熊收盾隔擒还没反应过来的梅菲斯特,陈已经单手扛肩凯尔希跃下了高速旋转迫降的直升机,“怎么会是龙门近卫局!明明派出来的是!不好!”梅菲斯特将浮士德的头怀紧了梗头喊骂星熊道。星熊见原计划要破坏的自动驾驶按键被插死了,觉得这个浮士德有头脑,于是掐好复苏时间和狙击射程,负盾往陈的方向借力一蹬,随即背后的巨大火力正中铁盾般若将星熊速推向下,一把揽走了陈。

与此同时,天火降落在尚还健在的弑君者身上几乎没什么伤害,她直接越过了上路的前线先锋,如预料一样震撼装置把她停住了,但这有什么要紧呢?大局已定,她再次觉得,手里掌握的罗德岛演习作战干员名单根本可有可无。

一声铿锵划破天际,极为罕见的鹰类猛禽向弑君者当面扑来,手臂的瞬间生疼让弑君者眉头一皱,哪个术师,不对,这样子的单线慢攻有点像辅助,记忆中有这种攻击方式的?弑君者只感到不容小觑的高额攻击,一下子血掉了次截,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弱化作用,恢复时间到了,一下子,她看清远处来人的红眸震动了一下,眼前这个低气压满身的冷漠男人,身着如其难以对付的威压一般厚重的裘衣在身,只是面色如霜地伫立在那让随从俯冲啄食,就让人浑身严寒不已。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喀兰贸易总裁吗?名单上面完全没有这个人的名字,更不要说,都到最后一步了,演习全程连名单上报的星熊和陈的影子都没看到————自己被算计了!

弑君者眸中透出可恨的凶光,步步逼近银灰跟前的时候已是满身伤痕,但丝毫不削减她出击的速度与力度,银灰居高临下地次次抽刀断路,弑君者全身血流不止冷笑道:“不过是我们战时情报出了叛徒而已,好好珍惜你们屈指可数的侥幸吧!”最终她抓住机会以身挡刀来力刺心脏的千钧一发之际,银灰的手臂比面前横空席卷的利钩慢了一拍,弑君者整个被勒往下路,戳戮的动作得到肉绽的声乐,她便化作残影不定撤退了。战斗的胜利盖蔽了作战舱指挥全屏。

同时作战舱内欢呼的人群也看不到,作为医疗只能补救不能预免的,高台上用力高举法杖的夜莺的影子投地处,笼罩尽瘫坐在地面剧痛发昏的崖心,和遵循罗德岛让感染者得到高级病房护理的答应,而非还放战场上利用尽的,银灰的表情。

{作者的话:为了申v很需要大家多点点小红心,所以我每篇文都等到至少10个小红心方发布下一篇(*˘︶˘*).。.:*♡谢谢能有幸尝试还原方舟全貌和战争惨剧}

都来看勘探的翘臀!!跨椅而坐(ಡωಡ)

你说好巧不巧卡在这里,这么大一归宿怎么就在这里呢?勘探?而且还挺腰背对我?哪个蜥蜴顶得住啊?

我证明薇拉的香水才是最强随从

网图侵删。银灰!你对哪个博士禁欲过了你!见面就是“消磨时间尚有更好的办♂法”私下就是“我知道这份条约是对银灰的捉♂弄”开口你说“你值得我这么做♡”闭口还讲“我的确看到对你(o´艸`)和罗德岛有利”明明是你先骚的你个鬼啊

大家快来看这个衣冠禽兽!!!(真的是禽兽)

飞了牛仔期间佛了这个诺顿之后,医生上椅他冲过来,我心想好啊是我大蜥蜴调教你这个恶霸的时刻到了,只见诺顿义无反顾地跑去修不远处那个机,直到医生飞天不动摇。这个恶霸有点意思๑乛v乛๑

另一个剧场的佣兵:今天医生为队友的爱情牺牲了吗?

致诸位粉:杰佣和银博刀的文我知道我这几天没按时更新,今天立志看完jojo一集立马各码两篇,但是我看的是第19集,看完我已经心不在人间了(//∇//)(//∇//)
所以我想对依然没等到文的你们说,茸米是真的!!!!!!!!!!!!!!!!szd!!!!!!!!!!!

热烈庆祝喀兰全家都是精英,

我们特邀整合运动代表来锻炼一下坚强意志!

————今天博士迫害sjz了吗?